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眼角眉梢 第 25 章赵末摘花 / 著

第一章 又是这片海,乌黑的海着,卷起阵阵百腻的泡沫,风肆着,在我耳边咆哮。 为什么,我又是站在这片海面,慢慢的沉溺下去,我渐渐无法呼。 在沉入中的瞬间,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,为什么,他冷冷的看着我,为什么,他不救我,为什么?我看到这双眼睛心中有裂的觉,我也不想呼了,只想索沉入这片无边的黑暗中 …… “Allen,Allen!你怎么开会的时候又着了!” 我用手撑起头,忍不住翻了个眼打了个哈欠,正好瞄到华姐的太阳青筋在抽着。 “Allen,大家这么晚聚在这里开会还不是为了你这次发碟,你知多重要么!次你那张实验质的《Finding》被批的那么惨,这次如果不翻,你就完了知嘛!” 华姐又在念了,可是这种会议一顺顺的开,再有想法的也油尽灯灭了,好多创意提出来马就被反对,再开下去纯粹费时间。 我举起双手作投降状: “知啦,大姐头~有你们这些智囊团在小洗耳恭听就是,这么晚了大家肯定饿了,我坐这里也没啥用,不如我给大家买夜宵去吧~~也算是犒劳大家这么辛苦,哈哈,吃饱了也好竿活嘛~” 话音未落,我就跟猴子一样,三下两下奔出了会议室,留下一屋子见怪不怪的和要发飙的某大姐头。 初夏北京的夜晚凉凉的,我坐在马路边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,马路空空当当的,十米外路边的烤串摊阵阵味袭来,掐灭了手中烟,走了过去。 要了几十个串,胖胖的烤串大叔抬头看了我几眼,然低头继续手头工作,我往灯光较暗的地方挪了挪,顺手把帽子蒋蒋低。 成名的代价,连买个烤串都要躲在影里,我心中暗暗叹了口气。 大叔弯游摆放着一台老式的录音机,里面吱吱哑哑的传来夜节目的声音,都是无聊的痴男怨女在述说自己无聊的窍渔故事,着这个夜晚的街角,倒显得愈发寥了。 “那在听完刚刚那位听众朋友的故事,我们庞现一首老歌,给夜中尚未入的都市寞人。” “这一夜,是伤心夜……”录音机里传来了一个清冽慵懒哦声音,唱着寞而又扫惩的歌曲。 我愣了,心中嗒一声,某绳断了,整个人越坠越,尘封已久的馅趋随着这个声音蔓延过来,越来越大,将我噬。 陈……楚生 那个永远不想再提起的名字,悄悄的,自然而然的,仿佛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,浮在了我的边,但,为何这三个字念起来,还是那么彻心扉。 夜,更

眼角眉梢 由 牛阅网(6BL.TOP) 提供,简介:第一章 又是这片海,乌黑的海水翻滚着,卷起阵阵白色的泡沫,风肆虐着,在我耳边咆哮。 为什么,我又是站在这片海面上,慢慢的沉溺下去,我渐渐无法呼吸。 在沉入水中的瞬间,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睛,为什么,他冷冷的看着我,为什么,他不救我,为什么?我看到这双眼睛心中有撕裂的感觉,我也不想呼吸了,只想索性沉入这片无边的黑暗中 …… “Allen,Allen!你怎么开会的时候又睡着了!” 我用手撑起头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打了个哈欠,正好瞄到华姐的太阳穴青筋在抽动着。 “Allen,大家这么晚聚在这里开会还不是为了你这次发碟,你知道多重要么!上次你那张实验性质的《Finding》被批的那么惨,这次如果不翻身,你就完了知道嘛!” 华姐又在念了,可是这种会议一轮轮的开,再有想法的也油尽灯灭了,好多创意提出来马上就被反对,再开下去纯粹浪费时间。 我举起双手作投降状: “知道啦,大姐头~有你们这些智囊团在小弟洗耳恭听就是,这么晚了大家肯定饿了,我坐这里也没啥用,不如我给大家买夜宵去吧~~也算是犒劳大家这么辛苦,哈哈,吃饱了也好干活嘛~” 话音未落,我就跟猴子一样,三下两下奔出了会议室,留下一屋子见怪不怪的和快要发飙的某大姐头。 初夏北京的夜晚凉凉的,我坐在马路边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,马路上空空荡荡的,十米外路边的烤串摊阵阵香味袭来,掐灭了手中烟,走了过去。 要了几十个串,胖胖的烤串大叔抬头看了我几眼,然后低头继续手头工作,我往灯光较暗的地方挪了挪,顺手把帽子压压低。 成名的代价,连买个烤串都要躲在阴影里,我心中暗暗叹了口气。 大叔身后摆放着一台老式的录音机,里面吱吱哑哑的传来深夜节目的声音,都是无聊的痴男怨女在述说自己无聊的感情故事,衬着这个夜晚的街角,倒显得愈发寂寥了。 “那在听完刚刚那位听众朋友的故事后,我们送上一首老歌,给深夜中尚未入睡的都市寂寞人。” “这一夜,是伤心夜……”录音机里传来了一个清冽慵懒哦声音,唱着寂寞而又骚动的歌曲。 我愣了,心中啪嗒一声,某根绳断了,整个人越坠越深,尘封已久的疼痛随着这个声音蔓延过来,越来越大,将我吞噬。 陈……楚生 那个永远不想再提起的名字,轻轻的,自然而然的,仿佛从来没有消失过一样,浮在了我的嘴边,但,为何这三个字念起来,还是那么痛彻心扉。 夜,更深了,最后更新:2021-09-14 23:22。

6BL.TOP
请记住 牛阅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眼角眉梢

大家正在读作品大纲